筱山夢夜中

ファンファーレと熱狂 赤い太陽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僕らが蹴った世界は
もっと青く光ってた

4 /  

听川谷绘音已经是生存手段了

/  

忘记是哪场live

mc部分 川谷在笑着开玩笑的 说终于复出了真是不好意思什么的
下面有人大声叫了一声絵音くん
川谷说:不要这样激动啊
然后他低头就哭了

1 /  

枕棉

*节选

一个时代落幕了
没有才华的我高考去了

“你得回家了,”他说,“晚上是大人的世界。”

于是这么他把我送出去,像送出嫁的小女儿一样不舍,又和我高呼气息绵延的再见。我说,明天见!于是本来悲伤的他被我热情地邀约,满身的羽绒就像炸弹一样鼓了出来,兴奋地高歌:“明天见!”

我说:“啊。”身上粘了冬天旧衣服不洗的脏,使人几乎要为此作呕。我走到楼梯口,他不依不饶在后面追加着嘱托:“要不要送你?敢不敢坐自行车?过马路小心点啊!碰到坏人要报警!”

我说:“好。”

他冲过来,拽下身上的羽绒服,挤到我怀里。黑色的毛线衣绑着他,我打量他,像打量着一个老父亲。

“谁要你的脏衣服。”我把他臃肿的羽绒服塞回去。

“外面冷。”他说,手上...

13 1 /  

不走心的手写

照片自荒木经惟先生 照片上有荒木阳子和奇洛 电视机里有户川纯

1 /  

肥宅悲号

这绝对是我饭平手友梨奈小姐以后看到最孤独的一张照片了。

那次con以后我颤着手上推特,搜平手友梨奈,后面连贯了一个倒れ,我读中文的倒,又读平假的れ,变成了平手友梨奈倒嘞,然后我就念:“平手友梨奈倒嘞。”然后开始悲情地笑。

运营,救护车,大小姐喊了句牙白,皮皮小号哭了,场景真够悲情的。我刷着咕嘟嘟翻来覆去的推特,想看新闻图,结果仔细想想根本不可能有新闻,这么意识到的时候vpn到期,推特瞬间闪退了。

我怀疑我们学校可能都没有偶像厨,至少没有肥秋系的肥宅。我之前不得Takahiro老师的要领,在操场上学习小平一单的摩西分海和甩膀子,被同学录下来,至今还是威胁我给她们买零食的手段之一。她们都知道我喜...

5 /  

账号失格

老子很喜欢写文写得好的人,写得很好的人:我一点不嫉妒,我觉得高兴得很;我只想和他来一场普希金式的决斗,彼此按在地上用拳头暴揍。最后指着对方歪七扭八的鼻子和变成八字的眉毛说:“我可喜欢你写的文了!请多多产出,来年继续来我们人民公社砍肥猪!”

5 1 /  

天天躺着听川谷绘音 听到哭着呕吐

/  

有故事的方歌小姐



房东和我介绍方歌。“她没啥的,”他算着房租,“小方么能有什么的哦,上午在大百货站站台,晚上嘛就做做直播,直播没啥的,你看直播伐?我女儿一有时间就要看的,就一个小姑娘喊喊麦的,也没啥的咯。”
我也不觉得方歌,小方,这个每天晚上提了包外卖踹开我房门的小姑娘有啥。然而问题还是有的,都在这房东身上。好好的一间一厅一卧一卫,他恨不能隔成消息栏里的九图,并且是宁可下调点租金,也不肯扩大点面积——做个移动隔门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良心,在方歌那间房外面再开个门简直是下辈子的事儿。之前那个刚毕业来求职的硕士,在那间房里住了三个月,因 “早起赶地铁,不好意思打扰您的睡眠”宣布撤离,如此,在房东那里排了半年队的方歌终于...

2 /  

那天晚上我攥着手机想 我们都是要死的吧 这一切的一切都那么像梦 要是哪一天你们死了 我该怎么活下去啊

真丧啊 我一边想一边伸手去摸那片黑暗 对不起啊 这么想真是太丧了

Welcome to the new world
From the tummy of such a mighty little girl
洋子在这片黑暗偷偷唱了Tummy 然后偷偷地忘了词

「離さないよ 繋いでたいの 僕は僕の手を」

4 /  
1 2 3 4 5 6 7 8 9 10

© 筱山夢夜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