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停止

最近一直在变丑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 大宮灯

有故事的方歌小姐






房东和我介绍方歌。“她没啥的,”他算着房租,“小方么能有什么的哦,上午在大百货站站台,晚上嘛就做做直播,直播没啥的,你看直播伐?我女儿一有时间就要看的,就一个小姑娘喊喊麦的,也没啥的咯。”
我也不觉得方歌,小方,这个每天晚上提了包外卖踹开我房门的小姑娘有啥。然而问题还是有的,都在这房东身上。好好的一间一厅一卧一卫,他恨不能隔成消息栏里的九图,并且是宁可下调点租金,也不肯扩大点面积——做个移动隔门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良心,在方歌那间房外面再开个门简直是下辈子的事儿。之前那个刚毕业来求职的硕士,在那间房里住了三个月,因 “早起赶地铁,不好意思打扰您的睡眠”宣布撤离,如此,在房东那里排了半年队的方歌终于踢馆成功,成了我的新房客。

“我通过了你的验证请求,现在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方歌抬起下巴发出一个长方形的问好。你好你好,我在心里回答着,之后伸手去改方歌的备注—— “房客-方歌”。改时我有种奇妙的快感,仿佛得找了一个文艺片的遭遇,一张王菲的寓言,一尊“我说你好你说打扰”的下巴。


填写完我按灭手机,扭过身体,手机却又“叮”了一声,犹犹豫豫地亮了屏幕。我伸头,“房客-方歌”。

“方小姐——?”我准备把问题线下解决,然而隔壁鸦雀无声。

我慢慢悠悠抓起这条信息,咔地解锁屏保,往手机里看去。那一瞬间不知是隔壁的方歌小姐还是我手中的下巴咧开嘴,畅快地笑起来。

“方小姐?”攥着方歌的白下巴和黄色图片的我震怒道,“请不要给我发黄图,没有兴趣。”

方歌拒绝回答,然而方小姐的方下巴反应过来,迅速地抖来几张大尺度照片。我冷静地盯着眼下占满屏幕的肉体,又退出来仔细瞧了瞧方小姐磨了皮的下巴和五官,似乎其中还带着欢喜的恶意。于是我慢慢地呼吸,输入道:“不好意思,没有兴趣。”

“请来看看我的直播!”方歌的下巴麻木地回复道,顺便甩了一个正方形的“歌歌唱歌歌”的链接。我忍着恶心,再次回复,没有兴趣。于是方歌小姐的黄色图片不依不饶地轰炸过来,落落大方地胁迫着我的视觉。
“老天,”我选了一个再见的表情,“我看!请放过我。”

方歌的下巴更尖了,她仿佛楚楚动人地微笑了。我打开她发来的正方形,像打开一个风俗店寄来的包裹一般难堪。直播软件做得不干不净,各式广告弹窗遮住了直播画面中方歌的下巴,待到我看清楚我那尖下巴的房客时,方歌正在装一个麦克风。应该是个人气直播主,屏幕中繁花似锦,烟火绽放得壮烈,观看者们从右下角窜出来,让狭小的直播间越发摩肩接踵。于是面对这盛况,方歌从脸边流下来一条乳白的耳机,往里面填奶声奶气的谢谢:“谢谢烟花,谢谢哦!”

一时间我们的出租屋里面充满了美好的感谢,两个房间原声和延迟重叠在一起,烟火又炸了好几枚,气氛渲染得像是过年。

评论
热度(2)

© 心聲停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