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山夢夜中

ファンファーレと熱狂 赤い太陽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第一次奋进











弟弟说楼下有一只灰色的鸟,我却下不了楼去。老师到楼上来,把练习册和考试卷,放在我的桌上。我和老师说灰色的鸟,老师说:“你等等,鸟是总会飞起来的。”
如果老师把卷子批完了,我就喝半杯盐水。手腕上好像有肿块,好像在轻轻地让我痒,又好像有一只鸟停在水洲里面,将要浮起来。
如果老师批完了作业,那就能到中午,那就能到晚上。
在晚上就能做作业,在晚上弟弟就能睡觉,就能梦见坏了的金鱼缸和游出来的金鱼。我们把它们倒在薄薄的灰暗里,把练习册上面的临帖纸粘起来。
弟弟说:“不许摸。不能摸。不要摸。”
他的头上有小小的漩涡,在楼下就会有灰色的鸟,唱着歌,缓缓地栖迟在上边。
只是在晚上鸟注视着我。它总要飞起来,可是它不飞起来。它会唱歌,就好像风从它的身体里吹过,把它吹起来,吹起来。
我想起来,数学里的除。我应该下楼去,把余数握在手里。就如同我所有的病都不存在,那些粉红的天花就是一场会退潮的潮汐,那只痊愈的带着伤痕的鸟会为此注视我。只是在晚上它注视我。
弟弟也说起来,等等,你等等。鸟唱起歌来了,好像风的失火,好像灰暗的折断。
我几乎就要下楼去。




















命の火 燃やすから もう少しだけ見ててよ

1 /   / 短视频
评论
热度(1)

© 筱山夢夜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