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停止

写作之神 请停在我的右手上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弓行-0-1

我在六点零七分二十八秒时,通过我父亲的发明醒了过来。他的伟大构想是硬生生把梦境根据“大脑质量”改变为一个真实的噩梦——通过对大脑中无限信息量的抓取精确程度让他自己足够自豪,只不过这种违背安乐常识的发明也仅仅是他穷困潦倒时还不忘娱乐的破烂而已,只能用在自己的家人身上。

不过强调,我也不会喜欢这样的发明。

常常迷失在父亲的噩梦里让人厌恶。已经想不起来真正噩梦的味道了,这种纠结于我脆弱的真实感很难忘记,完全不同于那种当时惊恐、无处遁身的折叠梦境,在醒来时就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所以说我大概也很难得到安静的时刻,一边这么竭力地吐槽着,一边用视线搜索着身边,抓起衣服。

“小城城——”

“喂,那又是什么称呼。”

“啊啊,换上爸爸准备的内置弓技吧,你看你看,爸爸都没有用先给你用了哦……”

这个老男人是准备烦我几个世纪的样子啊。我虽已经做好了无视他的准备,但是对方挡在门口丝毫不动,我也没有那个力气扳开他的身体。一股中年才有的恶心气息。

“请给你口中那些病危患者使用进行他们临终的治疗吧。”我从他手里接过那个无聊的芯片,努力克制住扔出去的冲动,轻轻把它放在了玻璃制的充电仪器上,不知从哪里动的手脚,全系投影一下绽开了光芒,在方圆一圈旋转出了我父亲的对外logo,当然还有他被追随者称为的“磁性的声音”:“给我亲爱的女儿……”

啧。

我抓起芯片,把那个还断断续续播放着世界最伟大科学家言论的影像塞进了毫不知情的父亲的前襟,奉还一句“请加固安全系统不要让这种能暴露位置的电能产品装载附件继续留在你高贵的发明上”这样在平常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法。

随后我就从他宠溺的视线中把门掩上了。

“弓技弓技弓技弓技弓技……”粗暴地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多么厉害的发明啊,把人类又引导上了一条科技自毁的道路,啊对对还有什么优胜劣汰几年之后就完全剔除抗体者这种东西,简直就是荒唐可笑的歧视,这样的社会体制连国中生都看不下去了真的没关系吗,还真的有那么多人喜欢那种年龄的人的胡言乱语啊——哈。”

“——根据人类发展史的教训告诉我们,完全依赖这样的技术会使人类变得沉迷于思维卡壳之中。在人类面临重大抉择之日,人类通过选票决定永远——”

我的话被接过去时,我也首次地懂得应对般地使用了弓技,这样的输入方式确实比言语还要快了许多。在我拉开弓之后,嘴上也应承着“永远将大脑凌驾于人和科技之上,以人类不衰为名,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的旅途之前。”

“不愧是第一全中呢。”对方用手指勾起肩上的头发,很开心地露出笑容,“课文背得真棒。”

“过奖了?”

我浏览了一下出现在我视野中的信息栏,“实野铃央”下面很清楚地显示着如此的滚动字幕。

“请多多指教,雨宫同学。”

今天天气怎么这么好呢。

-

第一全中:全称“第一全面开发中学”。

-

和tiki家的孩子玩起来了w感觉铃央就算是打酱油也是非常可爱【x

我不知道弱弱的女孩子什么,城子说实话已经是弱爆的类型了。

但愿城子和铃央都是属于两面向的女孩子。

 @Tikiヾ(´(エ)`ノ゙ 

评论(3)

© 心聲停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