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停止

写作之神 请停在我的右手上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青苍

爸爸把白纸覆在电脑屏幕上,然后在键盘上敲击出“你是不是写不下去了”这样的一排字。于是我吞吞吐吐地抬头望着这张白纸,后面透出为了是心情惬意而使用的漂亮的背景颜色。说实话,手指只要碰触到键盘,便会有“咔擦”的声音,很清脆、很可爱的。页面极度简洁,而且可以自己设定字体、纸张、格式,不论是按键还是使用的必要项目,都已经简化到了最适合人工作的境界,耳机里面有小提琴的声响,随后与人声一起高昂地回环。手指在键盘上的姿态也是极度顺利的,就像面对着可以弹奏的乐器,身体刚刚在冰水里浸过,所以说,透彻——冰凉。


“只不过确实有什么时候你已经写不下去了。你已经达到了你可以承受的极限,你写出来的所有东西都千篇一律——即使在他人看来都不一样,可是你从心里明白它们都一样。而且不论是你的遣词、你的想法、你的意义,甚至连最细微的:你写它们的初衷和愿望也变得一样了。”


“你是想逃脱它们。你还有能力写,那些你想写出的东西就放在你的面前,你也有这样的力气写得和他们一样,甚至更好。你绝对不会因为空间与环境的外因动摇你的资质和积攒下来的能力,你那些优点还是一丝不落地保留在那里,你造句的速度也从未减慢,你也可以笃信自己的气味从来没有沾染杂质,一直是你的。”


“可是你确实写不出来。你至今——还是写不出来。你曾经想过为什么会这样、惶惑你是否从未写过这么顺从的句子,还是你生长的地域、你竭力去渲染渴望触及到的气质最终包围你,你却没有对它们打开一个全新的章节,一个孔也没有。你能感觉到自己的厌烦和不甘了吗?你提起笔的时候,越来越不安了。”


“你确实也敬畏世界之大,不等臂的天平左右摇晃。你确实可能一辈子也碰不上那种历史赐予的机遇,你确实随时随地都怯惧:你拥有的一切一夜之内剥离,你所拥有的幸福即是真实的,你马上就被意外所吞没,你沦为比例之中的一份子,你将会永远浸泡在这个深潭之中直至溺死,你会抓不住拯救你的稻草。”


“确实的,忠告你。你的可能性,把它们全部加起来就是百分之百,没有其它说法,你确实会永远沉入上述情况中的某一项,下一秒——就是这样。或许你没有发觉,只要你存在,你惧怕的事情就是已经无声发生你自己身上的事情。等到你发现之后,你就像晚期的病人踩到地上的冻肉一样敏感地跳起来,并且痛苦到自己无法承受,这是一种天性。遇到不幸以后会把它们往偶然上推搡,然后自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知道的,很早之前。你就和我说过这样的话,结果最后你还是能够连接起被妄加思想折碎的现实,并且充满着虚无的元气。这是必要的——没这种必要,那么所有的社会之物就会丧失动力。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即使如此,他们还想更加与众不同——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与众不同的独一无二,而以为与众不同即是独一无二。这种方法是医治人类的药石,没人会质疑它们的存在。有人爱说‘存在即合理’,它们却是不合理的,但它们依旧存在:其实这是构成秩序的悖论。”


“所谓,你随时放弃,你随时振奋,你随时沉沦,你随时升腾,其实都是确实已经存在在你的角落里了。别太妄尊自大,你再怎么说也是钝器敲击一下就能了无生息的生物;也别过分自暴自弃,毕竟你这样的存在全世界都是,但说不定你还能丰富那个独一无二的家伙。”


“只不过,我将我你自己曾说过的话尽数称述之后,还是要在这样的座位上发表自己的看法:你写不出东西是因为我的话,请不要再略过描写我的眼睛,而要用你最喜欢的那样的句子,你自己也由衷自豪这样的说法不是吗?如果你还不尽快表达出自己对他人的敬仰,他的独一无二说不定就会因此由你的指缝漏下。你的尝试得不断进行,而不是因为要做给我看,而是要符合三维必要的定律,不然你就会被自己也不知为何的奇怪意念拉开,变成粉末。”


“请记住:我的眼睛如同你写的一样,是青苍色的。”


致以我最诚挚的问候。


-

自由复兴第一篇,整个的风格都不一样,看不惯的就放心好了(x


评论
热度(2)

© 心聲停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