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停止

写作之神 请停在我的右手上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自由复兴-
有人问我我的文风是怎么样的,于是我就码了这个小片段!
如果觉得不错的话就继续写下去!即使这也不是我的纯种文风!但是世界观和场景的气息都是纯种的自己!
莫名奇妙就燃起来热!


暖意是潮湿的。

在八月降临之前,整个城市都几乎蒸发。总是有无法驱散的白雾在玻璃上逐渐蔓延,工业重置区的铁色被覆盖,最后在地面遥望斯特法岛,如同田园风光般,色彩平和同时也不乏斑斓,阳光可以在通过的时候进行散漫的折射,斯特法真正成为了独立之城。

在工业重置区的经济会议上,每一个成员都隐藏不住他们的笑脸。谈笑风生的奥利切安主席形容:“我们是在开一场和平的茶话会。”会议的赠物是一块有玫瑰印花的小方巾,上面用淡粉色纪念:“献给独立之城 斯特法”。

“现在只需要一场雨,”三勋级的里皮利斯长官举起葡萄酒杯,“我们的荣耀之城就可以成为天堂。亲爱的同胞们——为我们与上帝的切近干杯。”

斯特法向来就是一个温暖但是潮湿的城市,在空中的盘旋,更是使气压控制到了从未有过的适宜,因此,从来就不缺乏制造所有人安全感的雨。在八月中旬,一场果断、洁净的大雨到达了斯特法岛,不仅使工业重置区的土地变得饱和,还时所有附属的边界城市获得了比肥料还更为昂贵的粮食滋养。当那个小职员飞奔着跑入第一城辖区,把那张被夏雨浸湿的通知书递给他们共同的领导者,奥利切安主席的哥哥米万时,这位老人幸福地开怀大笑,腿下的轮椅几乎都要被震颤得散架。


“我们的独立之城是我们的骄傲。”他的胡子在空中有节奏地抖动着,“小伙子,大家都这么想,不是吗?”




礼炮从地面飞射,喷出的彩色长带纷纷扬扬落下,不偏不倚地装饰了城中的盛大典礼。队伍两侧的少女和少年们翩翩跳着音乐家和舞蹈家共同编奏的赞礼曲,少妇们给为独立的辛劳战士献上花冠,滑翔机鲜明的机身制造着划开的云彩,粮仓敞开,里面渐变的麦色点亮了所有人的眼睛。从第三城辖区远道而来的摄影师李斯特,将他毕生最宝贵的胶片和那架鼎鼎有名的老相机奉献给了每一个场景,所有的人看到这位年迈的热血老人都会自觉地脱帽致意。他愉快地嚷嚷着:“喂,孩子们,别再跑来跑去了,快站到最中间去吧——你们可是斯特法的希望……嘿,米加尔,小金毛,别可怜兮兮地躲着我,到中间去!”




米加尔揉了揉一头阳光般明媚的金发,犹犹豫豫地站在了最中间。一双宽厚慈爱的大手先是摸了摸他的手,随后按住了他的肩。他张着嘴回头,又被揪住了脸蛋,他盯着那里布满皱纹却依旧健硕的脸,惊叫道:“米万爷爷……!”




对方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更加凸显了他丰富的精神。扳着米加尔的肩,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待会儿陪你玩一局棋。”




“再靠近一点——”




人群先是悉悉索索了一阵,随后就以惊人的速度收缩,直到李斯特喊出“好”,所有人就除了笑容再也不能找出一个自己该有的姿态了。




“为我们的独立之城喝彩!”




工业重置区的上空鸣奏起了盛大的乐声,随后整个斯特法蓄势待发,在一整子的向上加速度后,急遽下坠。七色光慢慢地随着城市旋转,水珠也同时溅开,地上的白鸽全部振翅飞起,围绕着新生的斯特法城织成了赞美的画卷。在那一刻不管什么季节的花朵都在同一时刻绽放,呼入之息也即时染尽香甜,摇摇摆摆、笨拙但庄严的钟声响起,有人发出了如释重负的欢呼。




“独立了!”




“独立了。”爱伊路·米万在人群中的声调出乎意料地平静。“我宣布,我们自己的城市——爱伊路·兰特·斯特法城,前隶属地球的悬浮城,今天独立。”




“通过我们城市一代一代人的不断传授和继承,终于掌握了自由独立的方式。并且,有更多更多的先人为独立付出了一生。最终,通过建立我们的工业重置区,凭借斯特法城独特的悬浮位置,我们得到了足以供给整个地球的能源和储备。但是,为了地球的和平,我们不会为斯特法而战争,也不会为斯特法定下任何天价使资本家在这里横行霸道,我们也不会独占斯特法——在此时更需强调这一点,斯特法城是属于地球上所有生物的。关于这一关键的论点我还需进一步陈述:斯特法的拥有者是一个整体,任何独断专政的独裁妄想都会被毫不犹豫地否决。斯特法的诸位不会有等级的划分,我们靠着自己的能力成为不同阶段的人——没错,我们确实会有财产和土地的差异,但是在此保证,这种差异绝对自由和民主,作为领导者的我们是随时可以变更的,他不是一个独裁者,我相信,大家都会自内心尊敬他,并且对他所改得的一切信服。我们以斯特法创造的奇迹换来了独立,但是我们依旧是地球的孩子……请看我身前这些孩子的笑脸,他们不会因独立而孤独!他们会因为我们自由、荣耀的我独立而更加健康、更加幸福地成长!他们不会再沾染上争斗、贪婪、赌博、虚度光阴的恶习,而是在斯特法城成为高贵的人类,这是我们未来的光芒与骄傲!同胞们,我们的斯特法城是伟大的,但我们不该用'万岁'这样陈旧落后的说法,我们应该以'自由'来形容它——”




“斯特法自由!”




“斯特法自由!”




在斯特法城八月的温暖空气里,呼喊自由的声音越过了上方巨大的高积云,穿过了地球的临界点和地平线,跨越赤道和两极。地面上的人全都抬起头望着这座带来复兴的自由之城,以发自肺腑的慷慨呐喊到:“斯特法自由!”




米加尔有些困惑地抖了抖头上的金发,冲着米万吐了吐舌头,随后小声嘀咕着:“斯特法终于复兴了。”



评论(4)
热度(6)

© 心聲停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