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停止

写作之神 请停在我的右手上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春樱与香烟-1





*重发 ooc 实验 未完






芥川开始写日记是因为太宰。芥川之前不识字,太宰扔给他一本书,似乎是《家政学》,芥川看了半个月便无师自通。有一次芥川执着于告诉太宰治横滨海港的一条小路,用铅笔在纸巾上弯弯曲曲地写字,好像一团一团扑向太宰的罗生门。于是太宰说:“芥川你写字很小。”芥川因此掐着笔写不下去,太宰就轻轻笑着说:“不错嘛。”

芥川听说太宰写日记,不过他没有看过太宰写日记。但他翻到过太宰治的日记本,很薄很轻,有太宰治的气味。他随便翻了一页,迅速地从里面撕下来一个巨大的铅笔人头,短暂地陷入了为什么要毁坏太宰物品的怅惘和悔过,这时候太宰治正靠在椅背上咳嗽,拉过风衣披在肩上。芥川也咳嗽,把那个铅笔人头啪沙啪沙揉碎之后,他忽然看到背面——正面写了一串小小的“芥川龙之介”,有太宰治的气味。

太宰没有追究自己的日记本,芥川猜测其实太宰根本不记日记。芥川龙之介的名字被太宰治写得很绵长,弯弯曲曲的,好像之前芥川做梦,梦到自己用罗生门杀死了太宰,太宰被自己弯弯曲曲地上吊。

太宰翻什么都很快,和芥川翻《家政学》一样快。太宰每天早晨买一份《横滨日报》教芥川认字,翻动起来芥川好像能听到横滨港口的巨大海啸,之后太宰治就像吟诗一样快乐地说:“芥川条子要来找你啦。”

芥川把太宰治的铅笔人头展开贴在日记的第一页。

后来太宰让芥川去学校,芥川不情愿地填申请表,监护人栏里面名字是太宰治。芥川是第一次看清楚太宰名字的写法,比他想象中的简单许多,芥川忽然觉得很幸运。之后芥川曾经自己写:太宰治。写得依旧小小的,和太宰相比就像雨滴相比落下的雨水,窝窝囊囊地不干脆。

芥川很聪明,认的字比所有同学都多,于是老师让芥川跳级。太宰听说了以后请芥川吃快餐,他们一起吃到好晚,直到横滨的夜幕重重降到芥川肩上,太宰治一边慢慢地走,无声地喝着可乐。在路的中间他们碰到了玛格丽特,以前被他们一起杀死的出版商霍桑的妻子。玛格丽特深深地望着太宰,太宰说:“好久不见。”

之后芥川只记得他被风忽然地吹起来,醒来时却在海边,横滨的海风吹得他头疼,他居然在太宰怀里。他问太宰:“玛格丽特小姐呢?”
太宰把他放在地上,像放一碗水,他闻到太宰的气味和汽水味混合在一起。太宰看看海面慢吞吞地笑了一下说:“和出版商先生一起啦。”

芥川龙之介其实很难过。他尝试在日记里写:“今天和太宰治杀死了玛格丽特小姐和飘。”飘字有些复杂,他竟然不会写,也不想去请教太宰,可能是因为太宰会说他笨。他其实也连带着不想跳级,不仅因为跳级会有太宰治的快餐,更因为同级生里有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第一次看到芥川写日记,是在体育课上,芥川没有下楼,中也回教室拿篮球,看到芥川在翻着字典写日记。中也成绩在班里倒数,芥川跳级以后挤在前十,中也向来看不起芥川。中也上楼时,芥川正好在春天写信,教室窗外的早樱像洒落的雪,芥川几乎被雪浸没了。中也扒住芥川的肩讨好地笑笑,芥川把自己的日记往桌子里藏,中也说:“……哟!优等生……”

芥川不说话,捂着日记死死不动,雪飘进教室,又要把他包裹起来。

中也把芥川扔在教室后面的器材室里,太宰不许芥川在教室里用罗生门。芥川听到日记本哗啦啦地在响动,中原中也读他的日记……中也真的好笨啊,好多字都不认识,比如说太宰的“太宰”,每次读到他都要顿一下。太宰……治。太宰……治。

芥川不好意思地哭了。他一边哭一边想,连哭都是太宰教他的。太宰哭的样子对他来说湿湿凉凉,就像春天滑过玻璃的雨水。

芥川龙之介想起自己给太宰治写信。写信是学校布置的作业,每个人发一张信纸,写好了签上名字,装进放了御守的信封里。芥川在太宰睡着了以后开灯去写,写到手背上湿漉漉地都是眼泪,写到他毫无预兆地睡在自己的眼泪里,做了湿漉漉的梦。

芥川龙之介梦见太宰治抱着他……太宰治小心地拥抱着芥川龙之介,太宰治轻轻地叹气,太宰治被他含着泪的眼睛追逐,太宰治从窗外跳下去,跳到春天的早樱里去……

芥川咳嗽一样地喘气。他忽然看见太宰治在微笑,不过笑得不经意,反而有一些索然无味。他把自己的身体揉起来,塞到太宰治面前,太宰治就笑得稍微狡猾一些。芥川抓住太宰治的袖子,太宰下意识一躲,芥川不禁喘着气哭道:“太宰治……太宰治。”

后来芥川听说中也的手脚都粉碎性骨折,在医院住了半年,出院的那一天在乘电梯的时候被人踢了一脚,一路摔了下去。直到前几天中也和他打电话请他吃饭,他才发现中也开轮椅是那么地快,就像一只矮小的残疾柴犬在奔驰。芥川问太宰中也的事,太宰久违地眯起眼睛,听了一会儿说:“谁啊。”

芥川龙之介到学校里去把字典拿回来。随后他又跳了一次级,成绩一落千丈,又重修了回去。太宰治不再请他吃快餐,他自己花钱去买,把可乐里的冰块嚼碎了吞下去。芥川数学不好,太宰给他辅导数学,芥川写到一半就把笔摔掉,太宰捡起来,芥川,这可是数学啊。芥川比谁都想吃快餐,比任何同学都想变得成绩好,想少休些病假,在学校里把作业写得和山一样高。太宰和老师打电话,挂了以后太宰摸摸芥川,芥川你是要考东大啊。

芥川不想考东大,可是芥川果然还是继续写作业了。太宰沾的恶习越来越多,先是吸烟。芥川不抗拒烟味,于是太宰就一支一支地点,一支一支地吸,芥川好像被浸在了烟草的水库里,要被香烟的雾气淹死。太宰就又和几年前一样跑出去喝酒。有一天太宰被江户川乱步送回来,已经醉得站不住,只好倒在玄关口。芥川酒精过敏,几乎要被酒气击昏,他推推太宰:太宰治,你下次不能这样。太宰眨眨眼睛,忽然喊:“龙之介。”芥川盯着他的脸,仍旧说,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再这样。太宰说:“龙之介。”

芥川倒退了几步,你不能,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再这样。

太宰治扑哧笑了一下。芥川龙之介,龙之介。

芥川偷偷翻了太宰的日记。芥川又翻了太宰的日记,在太宰治睡觉的时候。太宰治什么都没写,于是芥川又把自己的日记本翻开,望着里面的“芥川龙之介”。他忽然控制不住罗生门——与其说是罗生门,不如说是芥川自己。罗生门把太宰的日记本上写满了芥川龙之介把写满芥川龙之介的太宰的日记本撕碎了扔到窗外把窗外的樱树折断把芥川的脖子握住把芥川的日记本翻开把里面所有的太宰治都撕下来塞到芥川嘴里芥川一直在说太宰治太宰治太宰治太宰治太宰治——

太宰治。

太宰摸了摸芥川的头。芥川低头看着自己的日记本,还是那一张揉碎又被拉平的属于太宰治日记本的纸,有太宰治的气味。太宰治用自己的额头靠了靠芥川,有太宰治的气味。芥川忽然想到了《家政学》被压在了一本练习册下面,横滨日报也很久没有再订。太宰说,芥川你的日记我看了,写得很好啊。芥川日记第一篇是《手绢》吧,我看了,芥川你真的很厉害。芥川开始咳嗽,太宰就说,龙之介,是感冒了吗龙之介,你的头很热呢。

芥川在太宰笔记本上什么都没看见……除了中岛敦、中岛敦。

芥川再一次在自己的日记本上悄悄写下“太宰治”,然后再写下“中岛敦”这个名字。敦字有些陌生,他写得很难看,好像一个黑色的鸟巢。他把数学试卷空白着交上去,然后太宰治来学校把他领回去,太宰说芥川病了,病得很严重,本来不应该来上学的。芥川摇摇头,但是还是在家睡觉。太宰治给他掩上被子,芥川你要好好睡啊。芥川刚睡下去的时候,好像红叶来过,太宰治对她说了许多话,之后红叶忽然问:“中岛君呢?”

太宰说,中岛君啊……敦君他我很放心呢。

芥川睡得很好。他梦见一根铅笔线头尾相连,把太宰治吊起来,之后黑色的罗生门把他绑起来,勒出深红的血,血洇在一块,凝成了一头虎。太宰冲那头虎笑,敦君。那虎就抽出了雪白的斑纹,把罗生门和太宰一起吃进去。之后那头虎对着芥川笑谑起来,笑是太宰的,有太宰的气味。

评论(7)
热度(498)

© 心聲停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