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停止

写作之神 请停在我的右手上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春樱与香烟-2



*ooc 实验 写完了


芥川是从冬天开始学习抽烟的。学习了很久,从中也那里。中也抽烟就像喝水,光滑地吸进去,光滑地吐出来,芥川学不会。于是中也对芥川说,你慢慢地,不要想什么东西地吸进去,然后再想些东西,慢慢地,吐出来。芥川似乎什么都不想地把烟吸进去,因此似乎被呛住了,他不太想去想——

芥川又碰到中原中也,谈不上情愿不情愿。中也辍了学,比中学时的中也聪明得多。在一家咖啡店旁边的理发店做工,专擅给女孩子染发,染得芥川周围的一桌女孩都叫芥川去染。芥川笑笑问:“染什么好呢?”那些女孩子说,龙之介一定要染银色的才好看呀!把发尾染上银色的龙之介,一定会很帅哦。

所以芥川似乎是不得不去染发了。染要许多时间,因此需要和社团请假。社团的指导老师是福泽老师,芥川说要请假,福泽问:“怎么啦芥川,太宰不管你这个?”

芥川说:“好像不会管吧,他。”

于是就在理发店里又和中也见面了,芥川惊叹中也染发的人气,中也也丝毫不计芥川的前嫌,虽说芥川的眼睛盯着中也的脚时,中也还是会如同受惊的柴犬一般蹦起来。

芥川说要染银色,中也瞪大眼睛,哟,优等生。芥川说,就是想染啊,中原。中也结结巴巴地说,不是,就是……
就是什么?芥川看着理发店天花板上的一盏灯,灰尘很多。就是——老虎,你知道老虎吗芥川。

芥川摸摸额头,老虎——

中也叫起来:“你知道的吧!”

芥川还是说,老虎——

中也说:“你知道的吧!前几天那个黑头发风衣男来,带了个银发的小老虎叫什么中岛敦的叫我给他染成黑的耶和你现在的黑一模一样耶!”

芥川猛地瞪了瞪中也,中原——中原中也。然后就倏忽地望着中也的脚,躺到洗头水里去。罗生门已经不会再出来了,芥川忽然就明白了一些事情,只有马上要变成银色的芥川,在香波的摩挲里忽然地哭起来。

芥川已经不想看太宰的日记了,更何况芥川几乎已经见不着太宰了。

芥川从高中骑车回来,摆脱许多关于卡啦ok的自行车,带着一书包自说自话放进来的情书,翘着新染的银色发尾,一个人到房间里复习。复习之后需要写日记,芥川把那些情书一张一张展开来铺在日记本里,捡好看的留下来。太宰治之前对他说:“好看的女孩子会写好看的字哦。”芥川虽然不能特别相信,可是美丽的字迹相比起虚假的话,终究不会太骗人。女孩子都叫芥川芥川君和龙之介,都喜欢给他送黑巧克力,芥川也是今年才知道白色情人节要回礼。他选了一个字最好看的女孩子准备了白色巧克力,提前放在玄关上,第二天早晨起床看到巧克力已经被吃掉了,太宰治站在门口说,我走啦,芥川。芥川轻轻地咳嗽,好像梦。之后他发现太宰用字条给他道谢说:“芥川上:太甜了。太宰治”

“太宰治”写得过分修长,像滑下去的露水,有太宰治的气味。

那是芥川今年最后一次看到太宰,之后芥川只见过那只叫做中岛敦的老虎。怎么样都像一只老虎的中岛敦。芥川到咖啡店里和女生自习,忽然看到一个银色头发的人。与其说是一个银色头发的人,芥川感觉到得更像是一只银色毛发的老虎,泛着横滨港的咸味和横滨夜晚的腥味。芥川点单,那只虎就过来帮忙点,芥川点一个香草冰淇淋,那只虎忽然一笑说:“和汽水一起点可以半价哦。”一时许多的味道全冲入芥川眼里,芥川感到所有的刀叉都在晃荡着响动,那虎所有的味道加起来,是太宰治的气味。

芥川吃完香草冰淇淋以后没有去唱K,他站在咖啡店门口开始点烟,把烟想成汽水,饱满地咽下去,咽下去。很快又是横滨的傍晚,中岛敦出门歇业,芥川凶狠地望着那一头银发,那头银色的虎抬起头来,眼睛是红色的,也直直地望着芥川。

芥川回家把笔记本撕碎了,把手绢把舞会把影灯笼都撕碎了,那张太宰治写的芥川龙之介掉下来被他捡出来撕碎,他又找出了太宰治的日记本——什么啊他从来没带着啊——总之就是全部撕碎。芥川龙之介把这些的东西都扔在垃圾桶里,垃圾桶里游动着太宰治的气味。

太宰治回来了。回来的太宰治一如很久之前的往常,醺醺地靠在玄关上,芥川你好生气啊。芥川,我听江户川说你在他们咖啡店门口抽烟哎,跟我学的吗?可不能学我呀。叛逆?是不是叛逆呀芥川,你好几年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芥川龙之介望着太宰治静静的,太宰觉得芥川脸上忽然泛起一点点愣怔的笑。太宰说,生气吗?芥川别生我的气啊,我回来了。

芥川梦见太宰治死了,被一只老虎咬断了脖子,血溅得到处都是,溅到太宰治纯黑的眼睛里。太宰治躺在地上,突然睁眼看着他,簌簌地落下泪来。

第二天芥川依旧上学去,他把东大的复习资料带上,满满地装了一书包,自行车也比往常难踏得多,不久芥川就被许多卡啦OK的志愿所包围。这天晚上芥川串了许多场,唱了许多难听得前所未有的歌,结果被厚实的酒精击倒,晕在包厢里面。同学把他的连人带车地运回去,他热乎乎地睁眼以为要看到太宰治,结果又是一只老虎。中岛敦说:“你是芥川吧?太宰先生他……”

他用手去抓中岛敦的脸,中岛敦好像任他抓,又好像能够忽然地避开。横滨的海风剧烈,又在他耳边呼呼地吹响了。

中岛敦对他说,太宰治,手里抱着好厚的笔记本,太宰治,满横滨都是这样的气味,太宰治。

太宰治?芥川抓着中岛敦的肩反问太宰治?谁是太宰治?我不认识太宰治。你是中岛敦吧,你会不会写字啊?你会不会读书,你有没有上过学,你知道上学就要写日记吗?你知不知道东京大学,偏差值很高的那一所,你能不能考上啊?你杀过人吗敦君,你认识一个叫做霍桑的人吗中岛?

中岛的脸基本是浅白的,被芥川摇得焦急,于是只好透出一点粉色,晕在芥川眼里。芥川觉得这一切都该在春天发生,一如中原中也拎着芥川的脖子把他和他的日记本分开。可是现在是深冬,是他抱着《家政学》准备入学的时候,是他弯弯曲曲地学着写“太宰治”的时候,芥川干了许多催熟的事。

中岛敦迫不得已,逼出人虎来,人虎咬着芥川的脖子,芥川悬在空中,忽然看清日记本上的两个字:“心中”。他忽然想,罗生门和老虎比,哪个会让太宰治更疼呢?罗生门会让芥川自己疼到睁不开眼睛,老虎呢?

中岛敦说:不是……啊……芥川龙之介……芥川先生……你快去看看太宰先生……”

他忽然耐心去认那些字,笔记本上的许多字,全都是“芥川龙之介”嘛,修长的芥川龙之介,弯弯曲曲的,好像现在芥川被人虎弯弯曲曲地上吊。

芥川龙之介——

整个横滨河都开始摇转着涌到芥川面前了,罗生门涌出来,把芥川向前推,一直推到河的岸边,芥川伸头看看,一块黑色的影子荡在河里面。芥川回头,是黑色的罗生门,几乎要把整个横滨都撕咬开来。中岛敦把日记本塞在他的手里,人虎却把他的脖子越抓越紧,他猛地甩手,把一整本日记都洒在河里。他看到太宰治死得很彻底,就像他吃过的快餐、晕倒的体育课一样,可以轻松地算作不存在。

芥川想起太宰说过很多话,包括他写的日记,包括他写的许多字,这一切都令他觉得恶心。


-

*心中:殉情

*本人是太田静子的死忠(并不是暗示

评论(2)
热度(267)

© 心聲停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