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山夢夜中

ファンファーレと熱狂 赤い太陽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我不记得是不是梦了,好像记得他真的这么说过:感觉自己在被音乐吞噬。我一直说自己只梦到过他一次,其实还有,还有是有这样的——一个梦,川谷绘音已经被掐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已经死了,我知道他是被掐死的。周围响起spitz的歌,涌出许多海水,都是很好看的蓝色,把他淹没掉。我就看到小时候的他,他小时候的他看见了死掉的他说:他死了。然后我又看见了那次他在家里晕倒的样子,然后死掉的他看着晕倒的他说:快要死了。

这些都没有梦到过。

他只要死,死在当下,他或许就能变成那只幻影里的鸟,会永远飞下去。可是当他说:中暑发烧到40度啊,头好痛的时候,忽然发现他又还是站在死去的他面前。他不断地与1988年的自己自洽,不断地把蓝色的忧郁变成鲜红,不断地走到黑夜里去,可是他还是害怕的……永远地小孩子,永远地卑劣,永远地成长叛逆。

这些都是梦。这些都不是梦。

/  
评论

© 筱山夢夜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