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山夢夜中

ファンファーレと熱狂 赤い太陽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弓行-祭-

*百合
*世界观强大注意

*视角雨宫浅缘
*荒川已死*

我往家里走的时候会经过那条街道,不过从来没有走进去。第一次看见那里的时候,正值节日,里面熙熙攘攘全部是人,于是母亲就对我说,“绕开”。

那时我就毫不犹豫地绕开了,从此以后我都会绕开。母亲有一次发现,问我原因。

“你不是叫我'绕开'吗——?”

“我只是说那一次啊。”

她显然在为我有点执拗的性格担心,随后向我解释,那条街道并没有什么不正确的地方,“无非就是人多了一些,当时不想走在拥挤的地方。”

“为什么不走在拥挤的地方?”

她苦恼地沉思了一下,然后犹犹豫豫地回答我说:“你觉得……拥挤很好吗?”

“妈妈不喜欢拥挤吗?”

“不喜欢。”她说,“很不喜欢。”随后就一副征求我...

弓行-0-2

“我想也没必要说一些多余的话了。”我用视线抓住她在空中移动状态栏的手指,以很难看地神色发问,“你们学校有教过你们要好好保护弓技相关者吗?”

“铃央小姐——?”

“没有没有,我不知道您是开发者的女儿。”对方不怀好意地挑衅着,让我有点恼火。

“对不起,即使你这么说也无法抹去我身为开发者的身份。我享有二级保护特权。”

“诶,是那种奇怪的特权吗——全中的大家好像都很喜欢这种东西呢。”她的显示器具现化,我也不禁抬起了眉毛。

“最新版哦。”

终于发现我家的那位中年男性的魅力了。

我忍住笑出来的冲动,庄严地向她发动弓技:“铃央同学,很抱歉,您使用的弓技已经被时代洗刷不见了的样子。目前最新版的弓技是植入型,真的非常抱歉让您...

弓行-0-1

我在六点零七分二十八秒时,通过我父亲的发明醒了过来。他的伟大构想是硬生生把梦境根据“大脑质量”改变为一个真实的噩梦——通过对大脑中无限信息量的抓取精确程度让他自己足够自豪,只不过这种违背安乐常识的发明也仅仅是他穷困潦倒时还不忘娱乐的破烂而已,只能用在自己的家人身上。

不过强调,我也不会喜欢这样的发明。

常常迷失在父亲的噩梦里让人厌恶。已经想不起来真正噩梦的味道了,这种纠结于我脆弱的真实感很难忘记,完全不同于那种当时惊恐、无处遁身的折叠梦境,在醒来时就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所以说我大概也很难得到安静的时刻,一边这么竭力地吐槽着,一边用视线搜索着身边,抓起衣服。

“小城城——”

“喂,那又...

弓行-序言

声纹识别的灯在雨宫城子的刻意咳嗽声中依然没有亮起来。


“对不起,学姐。”她眨眨眼睛,“我们家的东西晚上十点之后就这个样子。”


荒川夜守站在玄关外歪过头:“没关系啊,到底是雨宫先生,肯定是要运用最先进的科技嘛。”


“虽说是这样。”


城子扯了扯耳朵边上的测控器,头也不回地说:“这家伙在深夜会变得很敏感,比如说厨房和储藏室的门都是用的心率锁……据他自己说是因为之前弓技抗体者的报复,曾经向他扔菜刀。”


“啧啧。”夜守愉快地调笑着,“树大招风啊。”


“弓技普及到今天,抗体者被社会排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可是城子现在还是用的最老版的弓技吧,身为弓技开发者的女儿...

© 筱山夢夜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