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聲停止

最近一直在变丑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 大宮灯

楼上的弹珠又掉了下来。飞机掠过领空时是让我可以瞬间蜷缩起来的剧烈蜂鸣。

尝试做一个敏感的人。

桌上的bjd娃娃穿着咖啡馆风味的围裙,衬衫领子尖得可以划破手指,根据深度大概能判断颜色。她应该熟悉我脑中物品的位置,她可以成为顺从我的人。我能指挥她掰开安眠药,再掰开一半的安眠药,再投入清甜的罐装摩卡,盯着我在黑暗里出神的眼睛,我能顺从服下。

敏感的源头是保护的机遇过甚,所谓爱极生恨。我想无偿地向所有人展示脆弱——没错,可以是敏感到神经质的。怜悯、讽刺、嘲笑,稍微、很想得到,人类最容易显现出来的本质一面,在故意的策划之后就可以如愿以偿地得到预言准确的满足感。我把疼痛放大。那样的神情就越生动,越趣味,越能让我以此为乐。

这个时候,对面的楼宇中没有一丝光。即使使用手机,也会熟络地让亮度的弹珠滚落到末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简易解释。大脑发出睡眠的指令,举止投足都因此伪装得飘飘然,即使是如此颓废地把头发散开在枕头上,我依旧可以自命不凡地自言自语说:我很清醒。

这是离家出走的时间。拿着钥匙走出防盗门,无理地关上,这样冒充不良不知道能打几分。如果能走得踉踉跄跄就好了。如果能不慎跌下楼梯就好了。
-
没写啥_(:3TL)_旧作充数,下周会写一个关于诺贝尔奖的短w

© 心聲停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