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山夢夜中

ファンファーレと熱狂 赤い太陽


写文 / 排版


头像绘师 大宮灯

2016 Summer

楼上的弹珠又掉了下来。飞机掠过领空时是让我可以瞬间蜷缩起来的剧烈蜂鸣。

尝试做一个敏感的人。

桌上的bjd娃娃穿着咖啡馆风味的围裙,衬衫领子尖得可以划破手指,根据深度大概能判断颜色。她应该熟悉我脑中物品的位置,她可以成为顺从我的人。我能指挥她掰开安眠药,再掰开一半的安眠药,再投入清甜的罐装摩卡,盯着我在黑暗里出神的眼睛,我能顺从服下。

敏感的源头是保护的机遇过甚,所谓爱极生恨。我想无偿地向所有人展示脆弱——没错,可以是敏感到神经质的。怜悯、讽刺、嘲笑,稍微、很想得到,人类最容易显现出来的本质一面,在故意的策划之后就可以如愿以偿地得到预言准确的满足感。我把疼痛放大。那样的神情就越生动,越趣味,越能让我

© 筱山夢夜中 | Powered by LOFTER